青年自我组织的新观察:从抱团取暖到行动创造
by 暖乎乎 on 11-04-2013 , 标签:青年自我组织,论坛
在中国,基于互联网的青年自我组织(自组织)已经有十余年历史。年轻人通过线上自组织,分享信息资源,重组社会关系,推动了青年社群和线上社会公共空间的成长。中国社会剧烈变化,引发了新一轮年轻人自我探索浪潮。相应的,青年自我组织从专注线上空间的抱团取暖,演进为糅合线上与线下的行动创造,真实的线下青年社会空间开始涌现。
 
2013年3月23日,受UCCA当代艺术中心邀请,青年志在798艺术区UCCA报告厅组织了一场主题为“青年自我组织的新观察:从抱团取暖到行动创造”的沙龙,作为“ON | OFF: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”展览系列公共学术活动的一部分。活动由青年志联合创始人张安定主持,邀请《人物》杂志记者衷声、CAPE CHINA创始人陈露、连客创始人刘丹尼、新四年创始人丁健和多背一公斤创始人余志海(安猪)等不同领域的自我组织发起人和观察者,讲述他们的经验与状况,分享关于青年自我组织发展的观察和反思,探讨相关的问题和挑战,厘清当下中国青年自我组织的图谱。
 
青年自我组织的新观察:从抱团取暖到行动创造
 
张安定(@Zafka),青年志联合创始人
 
 “随着青年自我组织的发展,它们将改变社会机体细胞,形成新的社会空间、组织和社会制度,最终导致社会系统的不断变化和发展。因此,关注和观察青年自我组织,能够更好地理解中国社会的未来可能性。”
 
 
 
活动伊始,张安定分享了青年志对青年自我组织的理解,分析了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两个阶段,以及他所观察到的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驱动力。
 
1.  青年自我组织的定义
 
青年自我组织是指在国家和市场的主要制度和组织之外,由年轻人自我成立、自我发展、自行运作、自我管理的组织。传统上,青年自我组织是市民社会的一部分。在组织中,年轻人自发地交往与行动。
 
2.  中国青年自我组织的两个发展阶段
 
第一个阶段是抱团取暖:改革开放之前,青年自我组织的发展空间非常小,受限于地缘的限制,除了学校,官方的青年组织,以及部分街头组织以外,几乎不存在其它形式的青年组织。互联网出现之后,突破地缘限制,诞生了大量基于兴趣的网络社群。青年社群主要集中在线上,年轻人在网络社群内分享信息资源,拓展社会关系,创造草根文化。早期最典型的是网游游戏社群,年轻人在网游中形成了新的社会空间和草根文化。之后网络社群不断拓展到更多元的文化消费领域,并围绕消费者的身份,快速的发展出大量的产品和品牌消费社群。
 
这个时期的青年社群有两个特点:一是活动主要集中在线上;二是对社会议题和事务的介入程度低。用一个词来概括,这个时期青年自我组织发展的重点,在于Organization(组织架构)。意思是,通过形成多元的网络社群,这些青年自我组织带给了年轻人新的社会空间,新的青年群体身份认同和归属,并创造了多元的草根青年文化。
 
第二个阶段是行动创造:近几年中国社会的剧烈变化,引发了新一轮新的青年自我组织的出现。这些组织有一些新特点。1)涉足更广阔的领域:视野愈加开阔的年轻人的关注点,从个人文化和消费兴趣,拓展到包括教育,环保,自我探索,贫富差距等更为广泛的社会议题和社会挑战。这些组织关注个体生活境遇和社会整体状况的改善,且不局限在传统NGO的领域。社会创新广受关注,同时很多年轻人开始有了新的身份标识:CHANGE MAKER。2)更糅杂的手段:打破市场和国家的边界,借助商业机制甚至政府资源解决社会问题。3)线上线下推进:线上线下同步,从线上走入线下,展开实体的会面和交流。过去两年,一二线城市出现了不少新的青年空间。实体空间和大量沙龙活动的出现,让年轻人之间的交流和联系更为深入,具备了行动的可能。4)更松散的参与:这些组织相对更为开放,有低成本的参与方式和架构,有更多基于社会化媒体的协同方式。
 
因此,在新的阶段,青年自我组织开始从抱团取暖,通过组织获得身份认同和归属感,强调组织架构(orgnization/动词),转为更强调提供理念,和能促进社会化参与的行动架构(organizing/动词)。
 
3.  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驱动力
 
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驱动力有四种:社会的负力及来自商业、科技与全球的赋力。1)社会负力,是指国家与市场的持续失败,同时社会肌体腐烂,产生了大量的社会议题,这成为很多当下年轻人每天都熟悉和面临的挑战。2)商业的赋力,是指这些年轻人成长于全球化消费文化,因此青年自我组织开始具备品牌意识,并开始思考借助商业机制,运用设计思维来实现社会创新。3)科技赋力,指互联网的持续发展让协同工作,传播与行动变得便捷、迅速、成本低廉。4)全球赋力,指全球化让本地青年从各种开放资源中汲取灵感,并应用到本土创新中来。
 
 
China Style青年力:宁静革命的三种行动
 
衷声(@衷声_Yeti),《人物》杂志编辑和记者,创新青年记录计划“i呀!”创始人
 
“没有所谓的边缘题材,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的中心。没有所谓的边缘的青年组织,每个人都从自己的生活角色出发。青年组织对每个人都抱有善意,我们就是他们。”
 
 
 
衷声结合自己撰写过的青年自我组织相关专题,讲述了香港与台湾青年组织的特点,并结合中国内地年轻人所处的社会大环境,以连客、青年志、中国三明治为例,分享了她所观察到的内地青年自我组织的三个特点:生活方式多元化、迁徒和突破“夹心层”。
 
1.  生活方式多元化
 
“当十三亿人不再挤在一条路上,当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每个人的生活,连客便实现了它的使命。”这是衷声采访连客的创始人刘丹尼时他说的话。当下年轻人是第一代开始思考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的年轻人。衷声说:“以前王小波说我们是沉默的大多数,现在我们是特立独行的猪。”当今年轻人不再是局外人,而是实践者。前沿青年人不再按照上一代的游戏规则设计自己的未来,为之后的年轻人提供了“年轻人”的范本。
2.  迁徒
 
这是一个迁徒性非常大的时代,年轻人一直在流动:小镇青年迁到大城市,官二代富二代迁去国外,大城市奋斗的年轻人迁离北上广。很多青年组织打破了地域限制,跟国际大都市、一线城市和两三线城市都有互动。青年组织不是小众组织,他们在做有范本意义的事情,从商业角度也是一个潜力很大的市场。
3.  突破“夹心层”
 
中国三明治关注的是开始步入30岁的80后。他们年龄夹心,上有老、下有小;社会地位夹心,上有更有资源的人,下有没有资源的人;归属感夹心,回到家乡是外来人,在大城市也是外来人;意识形态的夹心,上一辈追求成功学,下一辈追求自由。三明治做的事是低成本生活创新主义,从自己的社会角色出发,不去推翻什么、抵抗什么,而是有了一定的社会资源和社会阅历后,介入社会议题,创造中国三十而立断代史。这对二十岁的人也是有意义的。
 
从单打独斗到群体协作——青年自组织实践与思考
 
陈露(@Action Thinker), CAPE创始人
 
“很多人出国只是个人经历,我想是不是可以创建一个平台,鼓励大家去看更广阔的世界。我自己没有机会出去,可以鼓励有机会出去的人出去。对每一个加入分享行动的人而言,都能在参与中开阔视野。”
 
 
 
“今天青年文化表面的多元性背后,是现实生活选择的极大单一性。”青年志创始人李颐如是说。陈露通过描述CAPE MEETUP项目的诞生过程,分享了青年自我组织运营中非常有效的经验——示范带来行动,通过将“如何做”的过程透明化,让大家自己展开社会化协作,使各地青年迅速相互连结,一起行动创变,从“CAN I ?”到“YES I CAN!”。
 
1.  CAPE:社会化方式产生内容,社会化方式传播内容
 
陈露大学在西安读书,在西安这样一个全国高校数量排名第二的省会城市,他能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缺少视野和交流机会。之所以萌生创建CAPE的想法,起初是想满足自己的需求,他看到一个现状,信息时代网络发展快速,但年轻人彼此只是加好友,个人力量并没有被很好地组织起来。他花了一周时间学习WRODPRESS,搭建起了CAPE网站,让各地年轻人有相互交流的机会,如今CAPE已经覆盖了全球30个国家。
 
2.  CAPE MEET UP:跨界交流合作,打破单打独斗
 
来自的新加坡CAPE成员柯如准备到美国旅行,在CAPE的网络社区发出需求,想在美国找当地的青年交流,很快就连结到了美国当地有相同想法的朋友。她的示范效应,让大家了解线下聚会不是那么难,于是便有了CAPE MEET UP。鼓励大家发布自己的线下聚会需求,说明“我是谁,想在什么时间,什么地方,见什么样的人”,有人响应就能在促成线下交流。
 
3.  LOCAL CAPER和CAPE+
 
目前CAPE正在发起LOCAL CAPER和CAPE+项目,旨在建立本地化资源梳理与行动支持网络,引入国际项目,结合中国本地特色,将更多项目和组织更快速地带给更多城市青年。他希望未来哪怕二三线城市的青年也能直接和新加坡、纽约的青年接触,也希望未来青年自组织之间有更多合作和参与。
 
让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到更多人的生活中去
 
刘丹尼(@奶牛Denny),连客创始人
 
“用公益的心态,以商业的手段,做社会化创新的事。”
 
 
 
刘丹尼希望以商业化的方式,通过“社会化协作”带给任何人的生活与众不同的经历。创建连客后,他发现个人主义受到各种资源限制:时间、思维、视野等。现在他更相信整体的力量,通过服务组织来领导组织,撬动整体的力量,实现改变。
 
1.WHY?让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到更多人的生活中去
 
连客做的每件事情都围绕着经历这个词。经历比知识更重要。现在,有人去间隔年去环球,有人辞职去山区支教,但刘丹尼认为经历其实可以不用那么大,可以更生活化,他做连客的愿景是让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到更多人的生活中去。
 
2.HOW?商业化加社会化协作
连客的第一个关键词是商业化。大概在过去5年,如果一个人用商业化的手段来做阳春白雪的事情,很多人会质疑你到底在做什么,现在越来越多人理解:用公益的心态,以商业的手段,做社会化创新的事。刘丹尼相信,商业化方式可以自下而上地让改变持续发生。
 
连客的第二个关键词是社会化协作。这一代年轻人个人意识非常强,我们生长在非常强调个人意识的环境里,特别相信个人追求和个人奋斗,甚至崇尚个人英雄主义。创建组织以后,刘丹尼发现个人主义行不通,受到时间、思维、视野等各种限制,现在他更相信社会化协作的力量。
 
3.WHAT?经历交易市场加经历地图
 
连客起初是一个经历交易市场,希望每个人可以在自己生活中挖掘可以提供给别人的经历,比如体验数码暗房冲洗或者古琴馆演奏。两个星期前,连客上线了经历地图,推送在你附近正在发生的经历,内容都是由经历过的人亲自撰写。
 
连客发展到现在,刘丹尼最大的心得是“用服务去领导”。找到目标群体,把他跨出第一步的成本降低。“领袖气质不是天生的,放低自己,服务别人,每个人都会有领袖气质。”
 
混合媒体年代的青年社区
 
丁健(@OliverDing),信息架构师、品牌顾问和设计师。Swordi Media Lab创始人,TEDtoChina项目联合创始人,新四年研究院联合创始人。中美两地多个创业项目和公益项目顾问。
 
“社区成长需要更多资源来支持,创始人时间、技能、资源跟不上,这时候怎么办?我建议大家采用社区治理,把自己开除,建立‘社区治理董事会’,让它来决定社区走向,管理社区执行。”
 
 
 
线上与线下结合、专业与业余结合,商业与公益结合,组织与个人结合……在这个混合媒体时代,青年组织如何保障并促进自身发展?丁健结合自己为国内诸多青年组织做顾问的经验,从品牌创建、内容集展和社区治理三个方面分享了自己的观点。品牌创建让青年组织的概念得以传播,内容集展让青年组织的记忆得以延续,社区治理让青年组织的管理得以从容。
 
1.  品牌创建
 
TEDx是开放品牌的一个代表,它的社区品牌建设非常繁荣。如今很多人选择用非法的方式盗用国外的社区品牌和内容,或者曾经加入到国际社区品牌在中国的推广过程中,后来叛变创建了竞争品牌。丁健建议,组织青年社区,或者向国际社区品牌的总部申请授权,或者创建自己的独立社区品牌。
 
2.  内容集展
 
多年前丁健参加中文网志会议,会后很多人在自己的博客上分享了这次会议相关内容,但没有人去聚合这些由不同的人创造出来的内容,它们很快就被遗忘了。丁健认为,应当鼓励社区成员来记录社区成长的每一个细节,同时由专人进行内容集展,让社区的记忆可以永久延续下去。内容集展的信息可以进一步加工,从内容集展到概念再到知识工程,创造出更多的文化产品出来,贡献给自己所属的社群。
 
3.  社区治理
 
随着社区的发展,创始团队会成为社区发展的障碍。创始团队的经历有限,而社区的成长需要更多资源来支持。丁健建议大家采用社区治理,把自己开除,建立“社区治理董事会”,让它来决定社区的走向,管理社区的执行。创始团队可以退到社区决策层,日后调整好自己的生涯安排,可以再回来继续做管理。
 
自组织的两个难题
 
安猪(@安猪安心做猪),“多背一公斤”和“一公斤盒子”创始人
 
“比起‘组织者和管理者’,自组织更需要‘引导者和设计者’,倾听参与者,为参与者服务,设计出更好的工具出来。”
 
 
 
安猪结合多背一公斤和一公斤盒子的经验,提出了青年自组织的两个难题:如何让行动发生?行动如何升级?他一直在探索“去组织”的行动模式,从“独立志愿者团队”到打通出资人、公益组织及受益人的边界进行共创,到一公斤盒子推行的“自组织学习”工具。“去组织”成为当今青年自组织产生可持续的社会影响力的重要杠杆。
 
1.  如何让行动发生 ?
 
2004年,安猪发起多背一公斤,鼓励每个人在旅行时背上图书和文具送给乡村学校。当概念传播出去后,他时常被问到:“你们什么时候组织活动?”各地的志愿者想当然认为多背一公斤是有总部的,他们是归安猪领导的。安猪希望“多背一公斤”能够去组织化,个人自行去做,不需委身于某个组织,让行动变得简单。他先在1kg.org网站上公开学校信息来降低志愿者的参与门槛,后来又提出“独立志愿者团队”的概念,每个志愿者团队都是独立的,得到的是“多背一公斤”的品牌授权,而非行政管理。
 
2.  行动如何升级?
 
自组织或迟或早都会遇到发展瓶颈问题。TEDx在中国发展迅速,很多人听了TED TALKS很激动,但是下一步呢?没有答案。那多背一公斤下一步呢?很多志愿者去了学校,多背一公斤对收集来的数据进行梳理,发现乡村学校有各种各样的教育需求,而志愿者对此却有心无力。于是安猪便带领团队设计了“一公斤盒子”,一个经过设计的教学工具盒。志愿者和老师拿到之后,5分钟内就知道如何给学生上美术等课程。安猪希望通过工具改变教学的方式,用一种自组织的学习方式,让乡村学校的同学们通过游戏互动和小组学习自己教会自己。
 
 
现场Q&A 
 
Q1:公益组织如何吸引人才?
 
安猪:公益组织资源有限,很多时候合适的人是要等的,特别是当你做的事本来就很小众时,理解的人和有经验的人都是少的。
 
Denny:你要通过自媒体告诉别人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,绝对会有人跟你产生共鸣。我创建连客时发布了一篇文章,有一千多人写信给我。
 
 
Q2:在青年组织中,如何让大家的想法更趋同以产生更大的影响?
 
陈露:为什么要趋同呢?不一样不一定是件坏事,没必要让团队成员完全一致,要在看似无序的东西中整理出有序的。另外,不该是你找来价值观差异太多的人然后去同化,而是在一开始就找到有相似价值观的人。在各种场合不断地跟别人讲你想做什么,说的越多,知道的越多,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可能性越大。
 
Q3:混合商业和公益的自组织,如何获得盈利和生存?
 
衷声:衡量一个社会企业不光是经济收益,还有社会效应。国际上有三个标准来衡量社会效应,一个青年自组织要去衡量它给青年个人、家庭和行业的影响,它的盈利目的小于社会效应。
 
 
 
相关链接
CAPE:http://www.hicape.com/
连客:http://www.linkkk.com/front/page/
多背一公斤:http://www.1kg.org/
新四年:http://www.xinsinian.com/
在中国,基于互联网的青年自我组织(自组织)已经有十余年历史。年轻人通过线上自组织,分享信息资源,重组社会关系,推动了青年社群和线上社会公共空间的成长。中国社会剧烈变化,引发了新一轮年轻人自我探索浪潮。相应的,青年自我组织从专注线上空间的抱团取暖,演进为糅合线上与线下的行动创造,真实的线下青年社会空间开始涌现。
 
2013年3月23日,受UCCA当代艺术中心邀请,青年志在798艺术区UCCA报告厅组织了一场主题为“青年自我组织的新观察:从抱团取暖到行动创造”的沙龙,作为“ON | OFF: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”展览系列公共学术活动的一部分。活动由青年志联合创始人张安定主持,邀请《人物》杂志记者衷声、CAPE CHINA创始人陈露、连客创始人刘丹尼、新四年创始人丁健和多背一公斤创始人余志海(安猪)等不同领域的自我组织发起人和观察者,讲述他们的经验与状况,分享关于青年自我组织发展的观察和反思,探讨相关的问题和挑战,厘清当下中国青年自我组织的图谱。
 
青年自我组织的新观察:从抱团取暖到行动创造
 
张安定(@Zafka),青年志联合创始人
 
 “随着青年自我组织的发展,它们将改变社会机体细胞,形成新的社会空间、组织和社会制度,最终导致社会系统的不断变化和发展。因此,关注和观察青年自我组织,能够更好地理解中国社会的未来可能性。”
 
 
 
活动伊始,张安定分享了青年志对青年自我组织的理解,分析了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两个阶段,以及他所观察到的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驱动力。
 
1.  青年自我组织的定义
 
青年自我组织是指在国家和市场的主要制度和组织之外,由年轻人自我成立、自我发展、自行运作、自我管理的组织。传统上,青年自我组织是市民社会的一部分。在组织中,年轻人自发地交往与行动。
 
2.  中国青年自我组织的两个发展阶段
 
第一个阶段是抱团取暖:改革开放之前,青年自我组织的发展空间非常小,受限于地缘的限制,除了学校,官方的青年组织,以及部分街头组织以外,几乎不存在其它形式的青年组织。互联网出现之后,突破地缘限制,诞生了大量基于兴趣的网络社群。青年社群主要集中在线上,年轻人在网络社群内分享信息资源,拓展社会关系,创造草根文化。早期最典型的是网游游戏社群,年轻人在网游中形成了新的社会空间和草根文化。之后网络社群不断拓展到更多元的文化消费领域,并围绕消费者的身份,快速的发展出大量的产品和品牌消费社群。
 
这个时期的青年社群有两个特点:一是活动主要集中在线上;二是对社会议题和事务的介入程度低。用一个词来概括,这个时期青年自我组织发展的重点,在于Organization(组织架构)。意思是,通过形成多元的网络社群,这些青年自我组织带给了年轻人新的社会空间,新的青年群体身份认同和归属,并创造了多元的草根青年文化。
 
第二个阶段是行动创造:近几年中国社会的剧烈变化,引发了新一轮新的青年自我组织的出现。这些组织有一些新特点。1)涉足更广阔的领域:视野愈加开阔的年轻人的关注点,从个人文化和消费兴趣,拓展到包括教育,环保,自我探索,贫富差距等更为广泛的社会议题和社会挑战。这些组织关注个体生活境遇和社会整体状况的改善,且不局限在传统NGO的领域。社会创新广受关注,同时很多年轻人开始有了新的身份标识:CHANGE MAKER。2)更糅杂的手段:打破市场和国家的边界,借助商业机制甚至政府资源解决社会问题。3)线上线下推进:线上线下同步,从线上走入线下,展开实体的会面和交流。过去两年,一二线城市出现了不少新的青年空间。实体空间和大量沙龙活动的出现,让年轻人之间的交流和联系更为深入,具备了行动的可能。4)更松散的参与:这些组织相对更为开放,有低成本的参与方式和架构,有更多基于社会化媒体的协同方式。
 
因此,在新的阶段,青年自我组织开始从抱团取暖,通过组织获得身份认同和归属感,强调组织架构(orgnization/动词),转为更强调提供理念,和能促进社会化参与的行动架构(organizing/动词)。
 
3.  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驱动力
 
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驱动力有四种:社会的负力及来自商业、科技与全球的赋力。1)社会负力,是指国家与市场的持续失败,同时社会肌体腐烂,产生了大量的社会议题,这成为很多当下年轻人每天都熟悉和面临的挑战。2)商业的赋力,是指这些年轻人成长于全球化消费文化,因此青年自我组织开始具备品牌意识,并开始思考借助商业机制,运用设计思维来实现社会创新。3)科技赋力,指互联网的持续发展让协同工作,传播与行动变得便捷、迅速、成本低廉。4)全球赋力,指全球化让本地青年从各种开放资源中汲取灵感,并应用到本土创新中来。
 
 
China Style青年力:宁静革命的三种行动
 
衷声(@衷声_Yeti),《人物》杂志编辑和记者,创新青年记录计划“i呀!”创始人
 
“没有所谓的边缘题材,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的中心。没有所谓的边缘的青年组织,每个人都从自己的生活角色出发。青年组织对每个人都抱有善意,我们就是他们。”
 
 
 
衷声结合自己撰写过的青年自我组织相关专题,讲述了香港与台湾青年组织的特点,并结合中国内地年轻人所处的社会大环境,以连客、青年志、中国三明治为例,分享了她所观察到的内地青年自我组织的三个特点:生活方式多元化、迁徒和突破“夹心层”。
 
1.  生活方式多元化
 
“当十三亿人不再挤在一条路上,当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每个人的生活,连客便实现了它的使命。”这是衷声采访连客的创始人刘丹尼时他说的话。当下年轻人是第一代开始思考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的年轻人。衷声说:“以前王小波说我们是沉默的大多数,现在我们是特立独行的猪。”当今年轻人不再是局外人,而是实践者。前沿青年人不再按照上一代的游戏规则设计自己的未来,为之后的年轻人提供了“年轻人”的范本。
2.  迁徒
 
这是一个迁徒性非常大的时代,年轻人一直在流动:小镇青年迁到大城市,官二代富二代迁去国外,大城市奋斗的年轻人迁离北上广。很多青年组织打破了地域限制,跟国际大都市、一线城市和两三线城市都有互动。青年组织不是小众组织,他们在做有范本意义的事情,从商业角度也是一个潜力很大的市场。
3.  突破“夹心层”
 
中国三明治关注的是开始步入30岁的80后。他们年龄夹心,上有老、下有小;社会地位夹心,上有更有资源的人,下有没有资源的人;归属感夹心,回到家乡是外来人,在大城市也是外来人;意识形态的夹心,上一辈追求成功学,下一辈追求自由。三明治做的事是低成本生活创新主义,从自己的社会角色出发,不去推翻什么、抵抗什么,而是有了一定的社会资源和社会阅历后,介入社会议题,创造中国三十而立断代史。这对二十岁的人也是有意义的。
 
从单打独斗到群体协作——青年自组织实践与思考
 
陈露(@Action Thinker), CAPE创始人
 
“很多人出国只是个人经历,我想是不是可以创建一个平台,鼓励大家去看更广阔的世界。我自己没有机会出去,可以鼓励有机会出去的人出去。对每一个加入分享行动的人而言,都能在参与中开阔视野。”
 
 
 
“今天青年文化表面的多元性背后,是现实生活选择的极大单一性。”青年志创始人李颐如是说。陈露通过描述CAPE MEETUP项目的诞生过程,分享了青年自我组织运营中非常有效的经验——示范带来行动,通过将“如何做”的过程透明化,让大家自己展开社会化协作,使各地青年迅速相互连结,一起行动创变,从“CAN I ?”到“YES I CAN!”。
 
1.  CAPE:社会化方式产生内容,社会化方式传播内容
 
陈露大学在西安读书,在西安这样一个全国高校数量排名第二的省会城市,他能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缺少视野和交流机会。之所以萌生创建CAPE的想法,起初是想满足自己的需求,他看到一个现状,信息时代网络发展快速,但年轻人彼此只是加好友,个人力量并没有被很好地组织起来。他花了一周时间学习WRODPRESS,搭建起了CAPE网站,让各地年轻人有相互交流的机会,如今CAPE已经覆盖了全球30个国家。
 
2.  CAPE MEET UP:跨界交流合作,打破单打独斗
 
来自的新加坡CAPE成员柯如准备到美国旅行,在CAPE的网络社区发出需求,想在美国找当地的青年交流,很快就连结到了美国当地有相同想法的朋友。她的示范效应,让大家了解线下聚会不是那么难,于是便有了CAPE MEET UP。鼓励大家发布自己的线下聚会需求,说明“我是谁,想在什么时间,什么地方,见什么样的人”,有人响应就能在促成线下交流。
 
3.  LOCAL CAPER和CAPE+
 
目前CAPE正在发起LOCAL CAPER和CAPE+项目,旨在建立本地化资源梳理与行动支持网络,引入国际项目,结合中国本地特色,将更多项目和组织更快速地带给更多城市青年。他希望未来哪怕二三线城市的青年也能直接和新加坡、纽约的青年接触,也希望未来青年自组织之间有更多合作和参与。
 
让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到更多人的生活中去
 
刘丹尼(@奶牛Denny),连客创始人
 
“用公益的心态,以商业的手段,做社会化创新的事。”
 
 
 
刘丹尼希望以商业化的方式,通过“社会化协作”带给任何人的生活与众不同的经历。创建连客后,他发现个人主义受到各种资源限制:时间、思维、视野等。现在他更相信整体的力量,通过服务组织来领导组织,撬动整体的力量,实现改变。
 
1.WHY?让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到更多人的生活中去
 
连客做的每件事情都围绕着经历这个词。经历比知识更重要。现在,有人去间隔年去环球,有人辞职去山区支教,但刘丹尼认为经历其实可以不用那么大,可以更生活化,他做连客的愿景是让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到更多人的生活中去。
 
2.HOW?商业化加社会化协作
连客的第一个关键词是商业化。大概在过去5年,如果一个人用商业化的手段来做阳春白雪的事情,很多人会质疑你到底在做什么,现在越来越多人理解:用公益的心态,以商业的手段,做社会化创新的事。刘丹尼相信,商业化方式可以自下而上地让改变持续发生。
 
连客的第二个关键词是社会化协作。这一代年轻人个人意识非常强,我们生长在非常强调个人意识的环境里,特别相信个人追求和个人奋斗,甚至崇尚个人英雄主义。创建组织以后,刘丹尼发现个人主义行不通,受到时间、思维、视野等各种限制,现在他更相信社会化协作的力量。
 
3.WHAT?经历交易市场加经历地图
 
连客起初是一个经历交易市场,希望每个人可以在自己生活中挖掘可以提供给别人的经历,比如体验数码暗房冲洗或者古琴馆演奏。两个星期前,连客上线了经历地图,推送在你附近正在发生的经历,内容都是由经历过的人亲自撰写。
 
连客发展到现在,刘丹尼最大的心得是“用服务去领导”。找到目标群体,把他跨出第一步的成本降低。“领袖气质不是天生的,放低自己,服务别人,每个人都会有领袖气质。”
 
混合媒体年代的青年社区
 
丁健(@OliverDing),信息架构师、品牌顾问和设计师。Swordi Media Lab创始人,TEDtoChina项目联合创始人,新四年研究院联合创始人。中美两地多个创业项目和公益项目顾问。
 
“社区成长需要更多资源来支持,创始人时间、技能、资源跟不上,这时候怎么办?我建议大家采用社区治理,把自己开除,建立‘社区治理董事会’,让它来决定社区走向,管理社区执行。”
 
 
 
线上与线下结合、专业与业余结合,商业与公益结合,组织与个人结合……在这个混合媒体时代,青年组织如何保障并促进自身发展?丁健结合自己为国内诸多青年组织做顾问的经验,从品牌创建、内容集展和社区治理三个方面分享了自己的观点。品牌创建让青年组织的概念得以传播,内容集展让青年组织的记忆得以延续,社区治理让青年组织的管理得以从容。
 
1.  品牌创建
 
TEDx是开放品牌的一个代表,它的社区品牌建设非常繁荣。如今很多人选择用非法的方式盗用国外的社区品牌和内容,或者曾经加入到国际社区品牌在中国的推广过程中,后来叛变创建了竞争品牌。丁健建议,组织青年社区,或者向国际社区品牌的总部申请授权,或者创建自己的独立社区品牌。
 
2.  内容集展
 
多年前丁健参加中文网志会议,会后很多人在自己的博客上分享了这次会议相关内容,但没有人去聚合这些由不同的人创造出来的内容,它们很快就被遗忘了。丁健认为,应当鼓励社区成员来记录社区成长的每一个细节,同时由专人进行内容集展,让社区的记忆可以永久延续下去。内容集展的信息可以进一步加工,从内容集展到概念再到知识工程,创造出更多的文化产品出来,贡献给自己所属的社群。
 
3.  社区治理
 
随着社区的发展,创始团队会成为社区发展的障碍。创始团队的经历有限,而社区的成长需要更多资源来支持。丁健建议大家采用社区治理,把自己开除,建立“社区治理董事会”,让它来决定社区的走向,管理社区的执行。创始团队可以退到社区决策层,日后调整好自己的生涯安排,可以再回来继续做管理。
 
自组织的两个难题
 
安猪(@安猪安心做猪),“多背一公斤”和“一公斤盒子”创始人
 
“比起‘组织者和管理者’,自组织更需要‘引导者和设计者’,倾听参与者,为参与者服务,设计出更好的工具出来。”
 
 
 
安猪结合多背一公斤和一公斤盒子的经验,提出了青年自组织的两个难题:如何让行动发生?行动如何升级?他一直在探索“去组织”的行动模式,从“独立志愿者团队”到打通出资人、公益组织及受益人的边界进行共创,到一公斤盒子推行的“自组织学习”工具。“去组织”成为当今青年自组织产生可持续的社会影响力的重要杠杆。
 
1.  如何让行动发生 ?
 
2004年,安猪发起多背一公斤,鼓励每个人在旅行时背上图书和文具送给乡村学校。当概念传播出去后,他时常被问到:“你们什么时候组织活动?”各地的志愿者想当然认为多背一公斤是有总部的,他们是归安猪领导的。安猪希望“多背一公斤”能够去组织化,个人自行去做,不需委身于某个组织,让行动变得简单。他先在1kg.org网站上公开学校信息来降低志愿者的参与门槛,后来又提出“独立志愿者团队”的概念,每个志愿者团队都是独立的,得到的是“多背一公斤”的品牌授权,而非行政管理。
 
2.  行动如何升级?
 
自组织或迟或早都会遇到发展瓶颈问题。TEDx在中国发展迅速,很多人听了TED TALKS很激动,但是下一步呢?没有答案。那多背一公斤下一步呢?很多志愿者去了学校,多背一公斤对收集来的数据进行梳理,发现乡村学校有各种各样的教育需求,而志愿者对此却有心无力。于是安猪便带领团队设计了“一公斤盒子”,一个经过设计的教学工具盒。志愿者和老师拿到之后,5分钟内就知道如何给学生上美术等课程。安猪希望通过工具改变教学的方式,用一种自组织的学习方式,让乡村学校的同学们通过游戏互动和小组学习自己教会自己。
 
 
现场Q&A 
 
Q1:公益组织如何吸引人才?
 
安猪:公益组织资源有限,很多时候合适的人是要等的,特别是当你做的事本来就很小众时,理解的人和有经验的人都是少的。
 
Denny:你要通过自媒体告诉别人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,绝对会有人跟你产生共鸣。我创建连客时发布了一篇文章,有一千多人写信给我。
 
 
Q2:在青年组织中,如何让大家的想法更趋同以产生更大的影响?
 
陈露:为什么要趋同呢?不一样不一定是件坏事,没必要让团队成员完全一致,要在看似无序的东西中整理出有序的。另外,不该是你找来价值观差异太多的人然后去同化,而是在一开始就找到有相似价值观的人。在各种场合不断地跟别人讲你想做什么,说的越多,知道的越多,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可能性越大。
 
Q3:混合商业和公益的自组织,如何获得盈利和生存?
 
衷声:衡量一个社会企业不光是经济收益,还有社会效应。国际上有三个标准来衡量社会效应,一个青年自组织要去衡量它给青年个人、家庭和行业的影响,它的盈利目的小于社会效应。
 
 
 
相关链接
CAPE:http://www.hicape.com/
连客:http://www.linkkk.com/front/page/
多背一公斤:http://www.1kg.org/
新四年:http://www.xinsinian.com/
在中国,基于互联网的青年自我组织(自组织)已经有十余年历史。年轻人通过线上自组织,分享信息资源,重组社会关系,推动了青年社群和线上社会公共空间的成长。中国社会剧烈变化,引发了新一轮年轻人自我探索浪潮。相应的,青年自我组织从专注线上空间的抱团取暖,演进为糅合线上与线下的行动创造,真实的线下青年社会空间开始涌现。
 
2013年3月23日,受UCCA当代艺术中心邀请,青年志在798艺术区UCCA报告厅组织了一场主题为“青年自我组织的新观察:从抱团取暖到行动创造”的沙龙,作为“ON | OFF: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”展览系列公共学术活动的一部分。活动由青年志联合创始人张安定主持,邀请《人物》杂志记者衷声、CAPE CHINA创始人陈露、连客创始人刘丹尼、新四年创始人丁健和多背一公斤创始人余志海(安猪)等不同领域的自我组织发起人和观察者,讲述他们的经验与状况,分享关于青年自我组织发展的观察和反思,探讨相关的问题和挑战,厘清当下中国青年自我组织的图谱。
 
1) 青年自我组织的新观察:从抱团取暖到行动创造
 
张安定(@Zafka),青年志联合创始人
 
“随着青年自我组织的发展,它们将改变社会机体细胞,形成新的社会空间、组织和社会制度,最终导致社会系统的不断变化和发展。因此,关注和观察青年自我组织,能够更好地理解中国社会的未来可能性。”
 
活动伊始,张安定分享了青年志对青年自我组织的理解,分析了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两个阶段,以及他所观察到的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驱动力。
 
1. 青年自我组织的定义
青年自我组织是指在国家和市场的主要制度和组织之外,由年轻人自我成立、自我发展、自行运作、自我管理的组织。传统上,青年自我组织是市民社会的一部分。在组织中,年轻人自发地交往与行动。

2. 中国青年自我组织的两个发展阶段
第一个阶段是抱团取暖:改革开放之前,青年自我组织的发展空间非常小,受限于地缘的限制,除了学校,官方的青年组织,以及部分街头组织以外,几乎不存在其它形式的青年组织。互联网出现之后,突破地缘限制,诞生了大量基于兴趣的网络社群。青年社群主要集中在线上,年轻人在网络社群内分享信息资源,拓展社会关系,创造草根文化。早期最典型的是网游游戏社群,年轻人在网游中形成了新的社会空间和草根文化。之后网络社群不断拓展到更多元的文化消费领域,并围绕消费者的身份,快速的发展出大量的产品和品牌消费社群。
这个时期的青年社群有两个特点:一是活动主要集中在线上;二是对社会议题和事务的介入程度低。用一个词来概括,这个时期青年自我组织发展的重点,在于Organization(组织架构)。意思是,通过形成多元的网络社群,这些青年自我组织带给了年轻人新的社会空间,新的青年群体身份认同和归属,并创造了多元的草根青年文化。

第二个阶段是行动创造:近几年中国社会的剧烈变化,引发了新一轮新的青年自我组织的出现。这些组织有一些新特点。1)涉足更广阔的领域:视野愈加开阔的年轻人的关注点,从个人文化和消费兴趣,拓展到包括教育,环保,自我探索,贫富差距等更为广泛的社会议题和社会挑战。这些组织关注个体生活境遇和社会整体状况的改善,且不局限在传统NGO的领域。社会创新广受关注,同时很多年轻人开始有了新的身份标识:CHANGE MAKER。2)更糅杂的手段:打破市场和国家的边界,借助商业机制甚至政府资源解决社会问题。3)线上线下推进:线上线下同步,从线上走入线下,展开实体的会面和交流。过去两年,一二线城市出现了不少新的青年空间。实体空间和大量沙龙活动的出现,让年轻人之间的交流和联系更为深入,具备了行动的可能。4)更松散的参与:这些组织相对更为开放,有低成本的参与方式和架构,有更多基于社会化媒体的协同方式。
因此,在新的阶段,青年自我组织开始从抱团取暖,通过组织获得身份认同和归属感,强调组织架构(orgnization/动词),转为更强调提供理念,和能促进社会化参与的行动架构(organizing/动词)。

3. 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驱动力
青年自我组织演进的驱动力有四种:社会的负力及来自商业、科技与全球的赋力。1)社会负力,是指国家与市场的持续失败,同时社会肌体腐烂,产生了大量的社会议题,这成为很多当下年轻人每天都熟悉和面临的挑战。2)商业的赋力,是指这些年轻人成长于全球化消费文化,因此青年自我组织开始具备品牌意识,并开始思考借助商业机制,运用设计思维来实现社会创新。3)科技赋力,指互联网的持续发展让协同工作,传播与行动变得便捷、迅速、成本低廉。4)全球赋力,指全球化让本地青年从各种开放资源中汲取灵感,并应用到本土创新中来。


2) China Style青年力:宁静革命的三种行动
 
衷声(@衷声_Yeti),《人物》杂志编辑和记者,创新青年记录计划“i呀!”创始人
 


“没有所谓的边缘题材,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的中心。没有所谓的边缘的青年组织,每个人都从自己的生活角色出发。青年组织对每个人都抱有善意,我们就是他们。”
 
衷声结合自己撰写过的青年自我组织相关专题,讲述了香港与台湾青年组织的特点,并结合中国内地年轻人所处的社会大环境,以连客、青年志、中国三明治为例,分享了她所观察到的内地青年自我组织的三个特点:生活方式多元化、迁徒和突破“夹心层”。
 
1. 生活方式多元化
“当十三亿人不再挤在一条路上,当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每个人的生活,连客便实现了它的使命。”这是衷声采访连客的创始人刘丹尼时他说的话。当下年轻人是第一代开始思考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的年轻人。衷声说:“以前王小波说我们是沉默的大多数,现在我们是特立独行的猪。”当今年轻人不再是局外人,而是实践者。前沿青年人不再按照上一代的游戏规则设计自己的未来,为之后的年轻人提供了“年轻人”的范本。
 
2. 迁徒
这是一个迁徒性非常大的时代,年轻人一直在流动:小镇青年迁到大城市,官二代富二代迁去国外,大城市奋斗的年轻人迁离北上广。很多青年组织打破了地域限制,跟国际大都市、一线城市和两三线城市都有互动。青年组织不是小众组织,他们在做有范本意义的事情,从商业角度也是一个潜力很大的市场。
 
3. 突破“夹心层”
中国三明治关注的是开始步入30岁的80后。他们年龄夹心,上有老、下有小;社会地位夹心,上有更有资源的人,下有没有资源的人;归属感夹心,回到家乡是外来人,在大城市也是外来人;意识形态的夹心,上一辈追求成功学,下一辈追求自由。三明治做的事是低成本生活创新主义,从自己的社会角色出发,不去推翻什么、抵抗什么,而是有了一定的社会资源和社会阅历后,介入社会议题,创造中国三十而立断代史。这对二十岁的人也是有意义的。
 

3) 从单打独斗到群体协作——青年自组织实践与思考
 
陈露(@Action Thinker), CAPE创始人
 
“很多人出国只是个人经历,我想是不是可以创建一个平台,鼓励大家去看更广阔的世界。我自己没有机会出去,可以鼓励有机会出去的人出去。对每一个加入分享行动的人而言,都能在参与中开阔视野。”
 
“今天青年文化表面的多元性背后,是现实生活选择的极大单一性。”青年志创始人李颐如是说。陈露通过描述CAPE MEETUP项目的诞生过程,分享了青年自我组织运营中非常有效的经验——示范带来行动,通过将“如何做”的过程透明化,让大家自己展开社会化协作,使各地青年迅速相互连结,一起行动创变,从“CAN I ?”到“YES I CAN!”。
 
1. CAPE:社会化方式产生内容,社会化方式传播内容
陈露大学在西安读书,在西安这样一个全国高校数量排名第二的省会城市,他能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缺少视野和交流机会。之所以萌生创建CAPE的想法,起初是想满足自己的需求,他看到一个现状,信息时代网络发展快速,但年轻人彼此只是加好友,个人力量并没有被很好地组织起来。他花了一周时间学习WRODPRESS,搭建起了CAPE网站,让各地年轻人有相互交流的机会,如今CAPE已经覆盖了全球30个国家。

2. CAPE MEET UP:跨界交流合作,打破单打独斗
来自的新加坡CAPE成员柯如准备到美国旅行,在CAPE的网络社区发出需求,想在美国找当地的青年交流,很快就连结到了美国当地有相同想法的朋友。她的示范效应,让大家了解线下聚会不是那么难,于是便有了CAPE MEET UP。鼓励大家发布自己的线下聚会需求,说明“我是谁,想在什么时间,什么地方,见什么样的人”,有人响应就能在促成线下交流。

3. LOCAL CAPER和CAPE+
目前CAPE正在发起LOCAL CAPER和CAPE+项目,旨在建立本地化资源梳理与行动支持网络,引入国际项目,结合中国本地特色,将更多项目和组织更快速地带给更多城市青年。他希望未来哪怕二三线城市的青年也能直接和新加坡、纽约的青年接触,也希望未来青年自组织之间有更多合作和参与。
 

4) 让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到更多人的生活中去
 
刘丹尼(@奶牛Denny),连客创始人
 
 
“用公益的心态,以商业的手段,做社会化创新的事。”
 
刘丹尼希望以商业化的方式,通过“社会化协作”带给任何人的生活与众不同的经历。创建连客后,他发现个人主义受到各种资源限制:时间、思维、视野等。现在他更相信整体的力量,通过服务组织来领导组织,撬动整体的力量,实现改变。
 
1.WHY?让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到更多人的生活中去
连客做的每件事情都围绕着经历这个词。经历比知识更重要。现在,有人去间隔年去环球,有人辞职去山区支教,但刘丹尼认为经历其实可以不用那么大,可以更生活化,他做连客的愿景是让与众不同的经历融入到更多人的生活中去。
 
2.HOW?商业化加社会化协作
连客的第一个关键词是商业化。大概在过去5年,如果一个人用商业化的手段来做阳春白雪的事情,很多人会质疑你到底在做什么,现在越来越多人理解:用公益的心态,以商业的手段,做社会化创新的事。刘丹尼相信,商业化方式可以自下而上地让改变持续发生。

连客的第二个关键词是社会化协作。这一代年轻人个人意识非常强,我们生长在非常强调个人意识的环境里,特别相信个人追求和个人奋斗,甚至崇尚个人英雄主义。创建组织以后,刘丹尼发现个人主义行不通,受到时间、思维、视野等各种限制,现在他更相信社会化协作的力量。

3.WHAT?经历交易市场加经历地图

连客起初是一个经历交易市场,希望每个人可以在自己生活中挖掘可以提供给别人的经历,比如体验数码暗房冲洗或者古琴馆演奏。两个星期前,连客上线了经历地图,推送在你附近正在发生的经历,内容都是由经历过的人亲自撰写。

连客发展到现在,刘丹尼最大的心得是“用服务去领导”。找到目标群体,把他跨出第一步的成本降低。“领袖气质不是天生的,放低自己,服务别人,每个人都会有领袖气质。”

 

5) 混合媒体年代的青年社区
 
丁健(@OliverDing),信息架构师、品牌顾问和设计师。Swordi Media Lab创始人,TEDtoChina项目联合创始人,新四年研究院联合创始人。中美两地多个创业项目和公益项目顾问。
 
“社区成长需要更多资源来支持,创始人时间、技能、资源跟不上,这时候怎么办?我建议大家采用社区治理,把自己开除,建立‘社区治理董事会’,让它来决定社区走向,管理社区执行。”
 
线上与线下结合、专业与业余结合,商业与公益结合,组织与个人结合……在这个混合媒体时代,青年组织如何保障并促进自身发展?丁健结合自己为国内诸多青年组织做顾问的经验,从品牌创建、内容集展和社区治理三个方面分享了自己的观点。品牌创建让青年组织的概念得以传播,内容集展让青年组织的记忆得以延续,社区治理让青年组织的管理得以从容。
 
1. 品牌创建
TEDx是开放品牌的一个代表,它的社区品牌建设非常繁荣。如今很多人选择用非法的方式盗用国外的社区品牌和内容,或者曾经加入到国际社区品牌在中国的推广过程中,后来叛变创建了竞争品牌。丁健建议,组织青年社区,或者向国际社区品牌的总部申请授权,或者创建自己的独立社区品牌。

2. 内容集展
多年前丁健参加中文网志年会(Cnbloggercon),会后很多人在自己的博客上分享了这次会议相关内容,但没有人去聚合这些由不同的人创造出来的内容,它们很快就被遗忘了。丁健认为,应当鼓励社区成员来记录社区成长的每一个细节,同时由专人进行内容集展,让社区的记忆可以永久延续下去。内容集展的信息可以进一步加工,从内容集展到概念再到知识工程,创造出更多的文化产品出来,贡献给自己所属的社群。

3. 社区治理
随着社区的发展,创始团队会成为社区发展的障碍。创始团队的经历有限,而社区的成长需要更多资源来支持。丁健建议大家采用社区治理,把自己开除,建立“社区治理董事会”,让它来决定社区的走向,管理社区的执行。创始团队可以退到社区决策层,日后调整好自己的生涯安排,可以再回来继续做管理。

6) 自组织的两个难题
 
安猪(@安猪安心做猪),“多背一公斤”和“一公斤盒子”创始人
 
“比起‘组织者和管理者’,自组织更需要‘引导者和设计者’,倾听参与者,为参与者服务,设计出更好的工具出来。”
 
安猪结合多背一公斤和一公斤盒子的经验,提出了青年自组织的两个难题:如何让行动发生?行动如何升级?他一直在探索“去组织”的行动模式,从“独立志愿者团队”到打通出资人、公益组织及受益人的边界进行共创,到一公斤盒子推行的“自组织学习”工具。“去组织”成为当今青年自组织产生可持续的社会影响力的重要杠杆。
 
1. 如何让行动发生 ?
2004年,安猪发起多背一公斤,鼓励每个人在旅行时背上图书和文具送给乡村学校。当概念传播出去后,他时常被问到:“你们什么时候组织活动?”各地的志愿者想当然认为多背一公斤是有总部的,他们是归安猪领导的。安猪希望“多背一公斤”能够去组织化,个人自行去做,不需委身于某个组织,让行动变得简单。他先在1kg.org网站上公开学校信息来降低志愿者的参与门槛,后来又提出“独立志愿者团队”的概念,每个志愿者团队都是独立的,得到的是“多背一公斤”的品牌授权,而非行政管理。

2. 行动如何升级?
自组织或迟或早都会遇到发展瓶颈问题。TEDx在中国发展迅速,很多人听了TED TALKS很激动,但是下一步呢?没有答案。那多背一公斤下一步呢?很多志愿者去了学校,多背一公斤对收集来的数据进行梳理,发现乡村学校有各种各样的教育需求,而志愿者对此却有心无力。于是安猪便带领团队设计了“一公斤盒子”,一个经过设计的教学工具盒。志愿者和老师拿到之后,5分钟内就知道如何给学生上美术等课程。安猪希望通过工具改变教学的方式,用一种自组织的学习方式,让乡村学校的同学们通过游戏互动和小组学习自己教会自己。
 

 
现场Q&A
 
Q1:公益组织如何吸引人才?
安猪:公益组织资源有限,很多时候合适的人是要等的,特别是当你做的事本来就很小众时,理解的人和有经验的人都是少的。
Denny:你要通过自媒体告诉别人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,绝对会有人跟你产生共鸣。我创建连客时发布了一篇文章,有一千多人写信给我。

Q2:在青年组织中,如何让大家的想法更趋同以产生更大的影响?
陈露:为什么要趋同呢?不一样不一定是件坏事,没必要让团队成员完全一致,要在看似无序的东西中整理出有序的。另外,不该是你找来价值观差异太多的人然后去同化,而是在一开始就找到有相似价值观的人。在各种场合不断地跟别人讲你想做什么,说的越多,知道的越多,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可能性越大。

Q3:混合商业和公益的自组织,如何获得盈利和生存?
衷声:衡量一个社会企业不光是经济收益,还有社会效应。国际上有三个标准来衡量社会效应,一个青年自组织要去衡量它给青年个人、家庭和行业的影响,它的盈利目的小于社会效应。
 
 
 
活动视频:
 
 

相关链接
CAPE:http://www.hicape.com/
连客:http://www.linkkk.com/front/page/
多背一公斤:http://www.1kg.org/
新四年:http://www.xinsinian.com/
 
评论
·1·
发表你的评论
   
热门帖子
最新评论
标签
跟随我们
© 2010 China Youthology

京ICP备1298916619